SEO

央行数字货币是真的吗

网站宗旨
连接欧亚促进发展 对接“带路”取长补短 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青木 “欧亚互联时代正在到来!”德国《每日镜报》近日报道称,欧盟上周决定,将扩展其原有的全欧交通网络(TEN-T)
  • “欧版新丝路”或激发中欧更多合作

    发布时间:2020-10-25   分类:什么是区块链工作

    连接欧亚促进发展 对接“带路”取长补短

    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 青 木

    “欧亚互联时代正在到来!”德国《每日镜报》近日报道称,欧盟上周决定,将扩展其原有的全欧交通网络(TEN-T),打造一个与“一带一路”类似的“欧洲版新丝绸之路”,希望用更好的基础设施将欧洲与亚洲连接起来。汉堡大学国际经济学者卡斯普尔迪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“欧版新丝路”能否成功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如何与“一带一路”对接。中国企业可在其中大显身手。

    联通欧亚大陆

    “欧版新丝路”由欧盟外交事务委员会负责修订,上周欧盟运输委员会给予修订建议,并由欧盟全体成员国进行了表决。在今年年底前,欧盟委员会将发布一份全面评估文件,项目最终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出台。

    国际经济学者卡斯普尔迪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“TEN-T”运输网之前主要面向欧盟及乌克兰、白俄罗斯、摩尔多瓦等周边国家,近几年的重点连接对象还包括塞尔维亚、克罗地亚、北马其顿等西巴尔干国家,最近欧盟还与格鲁吉亚等国签订了协议,未来这一网络将向中亚以及东盟国家扩展。

    德国《经济》周刊指出,亚洲对欧洲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,构建一张欧亚运输网络势在必行。2016年,欧盟约有45%的进口商品来自亚洲国家。其中,70%的货物是通过水路运到欧洲,1/4是空运。欧盟与亚洲各国的航空协定也正在商议之中。

    记者了解到,“欧版新丝路”项目主要关注的是利用基础设施连接欧洲与亚洲,除了公路、铁路、内河航道、机场、港口、定位及导航网络外,未来还将在数字化、能源、电信、电动车等各个领域加强合作,同时也推动人员交流,与亚洲国家和组织加强伙伴关系。

    “TEN-T”项目于1996年经欧洲议会及欧洲理事会的决议被采纳实施,目前有10大项目,几千个子项目。其位于欧洲的核心网络将在2030年前完成,包括约2.5万公里的铁路和2.3万公里的公路,上百个港口、机场等。卡斯普尔迪表示,“欧版新丝路”将连接西欧工业中心、东南欧人口密集的欠发达地区、高加索地区及中亚地区,促进当地增长和就业。多个研究所估计,未来10年的投资期里,“欧版新丝路”将带动沿线经济累计实现平均3%左右的增长,新增就业数百万人。

    欧洲技术+中国产能

    “到目前为止,欧盟还没有全面的战略概念。”德国智库科学与政治基金会专家佩普表示,将“TEN-T”网络扩展到亚洲的想法绝不是新鲜事。实际上,早在上世纪90年代的“欧洲-高加索-亚洲运输走廊”之类的项目就有涉及,但从未完成。欧盟必须为“欧版新丝路”制订详细规划。

    维也纳国际经济比较研究所(WIIW)负责人霍尔茨奈表示,“欧版新丝路”不是和“一带一路”搞竞争,而是可以视为对后者的补充。许多政治人士和专家也提出,“欧版新丝路”可以与“一带一路”对接。至于怎么对接,卡斯普尔迪认为,首先,中欧双方可以构建一个对接机制,应充分考虑“一带一路”和“欧版新丝路”的各自诉求,加强双边政策沟通,制定出对接的实施方案和行动路线图。

    其次,在各个领域进行对接合作。像《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》就已经提出类似的合作,包括基础设施、金融、研发等领域,这些是对接的优先领域。比如,中欧可以充分发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、丝路基金、欧洲投资银行、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作用,推动双边金融合作。

    其三,中国企业可以积极参与“欧版新丝路”的基础设施建设,尤其是高速公路、铁路、桥梁、港口、机场、通信网络等工程。中国的产能对接欧盟的技术,有利于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,智能制造、航空航天、清洁能源、核安全等领域的合作有望成为重点。

    卡斯普尔迪表示,“一带一路”和“欧版新丝路”两个网络进行对接,可以取长补短,有利于欧亚大陆经济合作的稳定性。

    以“欧洲的方式”参与

    “中国企业应该看准欧洲最大的投资项目这块大蛋糕。”瑞士苏黎世华商林辉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这可以增加中国对项目参与国的出口,构建更稳定的欧亚供应链,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化等。他认为,中国企业参与项目有许多优势,障碍则主要是政治方面。

    就在上周,欧盟对“欧版新丝路”提出三个原则:一是可持续性,二是多样性,三是遵守规则。具体来说,企业不能破坏环境,不能聘用童工等,并且要有更高的质量标准。此外,欧盟从10月11日开始全面运作外国直接投资(FDI)审查机制。这一审查机制被认为主要针对中国企业,尤其是有国企背景的中企。根据新的审查机制,当一项外国投资对一个以上成员国的安全和公共秩序构成威胁时,或者当一项外国投资损害了某个项目或计划时,欧盟委员会有权发表意见。这一机制被认为可以回应欧盟国家对敏感领域外国投资的担忧,包括一些基础建设,以及人工智能、机器人、纳米和电信等领域。

    实际上,中国企业参与欧盟的项目也不少。比如,欧盟投资3500万欧元用于布达佩斯-诺维萨德-贝尔格莱德高速铁路建设,该铁路最终将萨尔茨堡与希腊港口城市塞萨洛尼基相连,而中国企业是中标方。中欧班列也与欧洲的铁路网络进行紧密的合作。

    “中欧今年若能达成投资协议,将起到关键性的作用。”卡斯普尔迪指出,签订中欧双边投资协定有助于释放中欧贸易与投资的巨大潜力,助推欧盟经济早日复苏,让中国企业更多参与欧洲项目。双方已经承诺进一步相互开放市场,为双方企业提供公平、非歧视的贸易投资环境。卡斯普尔迪认为,“老欧洲”未来几年将迎来新的投资热。欧洲对投资项目也越来越看重“政治正确”,中国企业投资欧洲项目时,尤其是官方的项目时,宜以“欧洲方式”参与招标和实施项目。▲